[组图]八一总场的军号声(外二首)
作者:蔡旭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14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05-10

 

  

 

 

 八一总场的军号声
(外二章)

 

蔡  旭

 

 

 

 

早七点,一阵嘹亮的起床号声冲破了黎明。
不是在军营,这是在农场,在海南省八一总场。
军号声在这片上空,已回荡50多年了。
这个最早由2200名复员转业军人披荆斩棘创办的军垦农场,是海南最大的农场。
万亩橡胶林胶水流淌,糖厂酿出甜蜜的生活。
四年前改制转产,人心浮动,冲突频仍,农场陷入暂时的困境。
早七点,军号声照样响彻晨空。
啊,起床号。啊,冲锋号!
新领导班子,这些第二代军垦人,吹响了第二次创业的号声。
几年间,一座座工厂在新科技的装备下应运而生。
不见烟尘的水泥厂焕发了新面貌,页岩环保砖厂制出了高质量;
奶牛场走出公司加农户的新路子,风情小镇开始了新生活。
千年古榕树,张开迎客的怀抱。
石花水洞地质公园,向4A级景区进军……

早七点,一阵嘹亮的起床号声冲破了黎明。
晨曦中,八一总场一派大好风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石花水洞探奇游

 

这一次,谢绝灯光与幻影,我作原生态探奇游。
同15年前发现岩洞的石工一样,晃一支手电筒,划开溶洞的寂静。
脚步轻轻,悄悄叩问远古的岁月。
一颗忐忑的心,潜入惊险与神秘。
悬垂的钟乳石幔,在手电的微光中透明通亮。
成群的蝙蝠,在头顶上好奇地打量我的黑影。
若隐若现中,形神兼备的龟,见首不见尾的九条龙;
鹊桥上的牛郎织女,背媳妇的猪八戒,一一前来相认。
布满旱洞的石花,珊瑚状,米粒状,珍珠状,熠熠生辉。
更有方解石、卷曲石,石头开花花上生花的文石花,
在黑暗的岩洞,也掩不住这“镇洞三宝”,闪出世界的奇迹。
水洞里,欸乃的桨声活跃了小鱼成串的兴致。
对无缘相见的娃娃鱼,只好约定下次再会。
奇,不仅在山上进水上出,不仅在暗里进亮里出;
更在黑暗的摸索中,领略不一样的神秘与魅力。
探,便是猜谜,及破题后的豁然开朗。
正如船从洞中划出时,亮出的那个成语。
我知道,它叫别有洞天。

 

 

 

 

当一棵树爱上另一棵树

 

如果一棵树爱上了另一棵树,会怎么样?
这棵“树包树”作出了回答。
石花水洞地质公园洞口这棵大叶榕,张开无数条强有力的臂膀,把一棵油棕树紧紧拥抱。
包得看不到油棕的枝干。
抱得它喘不过气来。
一眼看去,完全辨不出这是一棵树,还是两棵树。
只有抬头仰望,才见到油棕的羽片,在微风中摇摆。
不知是在舞蹈,还是呼救?
不知在忍爱威胁,还是在享受幸福?
据知,有些油棕就是这样被榕树扼杀的。
被强烈的爱情,或说强逼的爱情扼杀了。
这棵榕树与油棕的爱与被爱,不知到底会有怎样的结局?
或许又一个悲剧。
或许会创造奇迹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作者蔡旭,退休高级编辑,不退休散文诗人,现居海口。

 

 

数据载入中,请稍后……